孫士慶(qing)
 
     遼沈(shen)、平津(jin)、淮海三大(da)戰(zhan)役之后,蔣介石(shi)面對解(jie)放軍(jun)摧枯(ku)拉朽的軍(jun)事(shi)(shi)攻勢,不得不于1949年元旦(dan)發出(chu)求和(he)聲明(ming)。中國共產黨(dang)為了迅速結束戰(zhan)爭(zheng),實(shi)現真(zhen)正的和(he)平,提出(chu)了和(he)平談判八項條(tiao)件。3月25日(ri),上海工程界派代(dai)表赴南京(jing),向國民黨(dang)政府的代(dai)總(zong)統(tong)李宗(zong)仁(ren)請愿(yuan)(yuan)(yuan),呼(hu)吁和(he)平。事(shi)(shi)先,中國工程師(shi)學(xue)會(hui)總(zong)會(hui)召開會(hui)議,選(xuan)舉茅(mao)以升(sheng)、趙祖康、侯德(de)榜(bang)、顧毓(yu)泉(quan)等五人(ren)為請愿(yuan)(yuan)(yuan)代(dai)表后,由(you)五位代(dai)表草擬(ni)了《請愿(yuan)(yuan)(yuan)書》,《請愿(yuan)(yuan)(yuan)書》代(dai)表工業和(he)工程界人(ren)士呼(hu)吁。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      請愿之后,代表們又寫了一封給毛主席的《請求書》他們委托邵力子帶給毛主席。當時,邵力子是國共兩黨和平談判的國民黨方面的代表。
      茅以升先生參加了一個進步組織——中國科學工作者協會
      4月21日,毛澤東主席和朱德總司令這時,向中國人民解放軍下達了渡江作戰的命令。4月23日,南京解放,統治人民22年的國民黨政權覆滅了。
      南京解放以后,陳毅大軍以秋風掃落葉之勢,長驅直入逼臨上海。可是國民黨上海警備區司令湯恩伯還繼續在負隅頑抗。
      5月2日這天,茅老在上海銅仁路自己的寓所中,忽見報上頭條新聞說: 上海市長陳良委任茅以升為上海市秘書長。茅老感到非常詫異: “自己和陳良素不相識,怎么會有這樣的事呢?”正在懷疑之際,忽然,陳良的夫人李佩娣登門來訪了。李佩娣是當年茅老在美留學時的同學,回國后多年沒有往來。她這次是來當說客的,要茅老出任上海市秘書長。其目的是想穩住上海的科學、教育界。以維持動亂的政局。茅老當即責問她為何事前不同他商量,并堅決表示不干。不久,陳良親自來訪,說的還是那一套話。茅老即又表示,自己是工程師,不適合做秘書長的工作.最后,陳良還是敗興而歸.茅老深知陳良絕不會就此罷休,當夜就帶上很多書,悄悄地住進了同濟大學中美醫院。
      5月15日,一輛黑色小臥車開進同濟大學中美醫院。一個身穿軍裝手持公文包的軍官走下車來,直奔茅老的病房,進門就說: “茅博士,請您走一趟,有要事商量。” 茅老望著陌生的軍官驚異地問: “有什么事,到哪里去?”軍官回答: “去金神父路118號,到時便知。”
      茅老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隨軍官乘車來到金神父路118號,這里戒備森嚴,五步一崗十步一哨。軍官引領茅老走進一間大廳,只見一個禿頂尖下額的人坐在一張高靠背椅上。“噢,蔣介石!”瞬間,茅老明白了一切,全然處險不驚。迅速想出對策。蔣介石不等客人說話,搶先開口: “茅博士,坐、坐,召你來商談秘書長就職一事。上海戰火已起,人心思亂,政局不穩,迫切需要在教育界、工程界享有聲望的一位科學家出任秘書長,以安定人心。
      茅老面露病態,款款回答: “我近日患胃病已經住進醫院,遵照醫囑需要長期治療。”蔣介石眉頭緊鎖說: “這個,這個……快去,快去!”說完就起身送客。
    茅老回到醫院后,中國科學工作者協會的負責人前來看望他,并鼓勵他說: “中共地下黨傳來指示,上海快要解放了,你可利用秘書長一職里應外合,為解放上海,保衛上海做兩件緊急工作: 一、阻止湯恩伯在滅亡之前炸毀上海工廠;二、設法營救關在龍華監獄中的三百多名進步學生,爭取他們一個都不受傷害,希望您運用自己的智慧和影響……”
      茅老眼前一亮,毅然承受了這神圣的使命。第二天,他出院了,并迅速找到偽上海市長陳良的太太李佩娣。
      茅老把自己的想法詳述一番,并且把地下黨的兩點意見提了出來,作為上任秘書長的條件,李佩娣當即應允,表示要勸說陳良盡力而為。
      果然,兩天之后,李佩娣按照商量好的辦法通知茅老以上海市政府秘書長的身份,去瑞士駐滬領事館出席領事團會議。會上,茅老抓住時機,說服外國領事團起草一份照會,禁止湯恩伯破壞外國在滬開設的工廠。會后,領事團迅速遞交照會。陳良很快將外國人的照會轉交湯恩伯。湯恩伯看后大吃一驚: “若大的上海,洋人工廠和國人工廠交錯在一起,要讓士兵放火一燒,哪里還分得清是誰的工廠?”于是,他只得下命令,不得破壞上海工廠。至于龍華監獄中的300多名進步學生,陳良已密令警察嚴加監管,聽候處理。
      5月25日,解放軍開進了南京路。茅老急忙往各處打電話,了解工廠和學生的情況。當得知全市工廠無一被毀,全部學生無一被害時,他如釋重負,欣然參加了歡迎解放軍入城的群眾隊伍。 
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
 
       6月15日,上海市新市長陳毅,在金神父路118號邀請上海市耆老座談,茅以升、吳有訓、竺可楨、陶孟和、陳望道、張之濟、顏惠慶、唐文治等人應邀出席。
      茅老剛一進門,陳毅市長就迎了過來緊緊握住他的手,爽朗地說: “茅先生,上海解放您立了大功。我代表黨和人民感謝你!” 茅老聽了不勝感激。
      上海龍華監獄放出那批“政治犯”,后來絕大多數都成了我們國家的各級領導干部。在一次國慶宴會上,一位衛生部副部長和茅老同席。那位副部長對著茅老的耳邊親熱地說: “茅老,您知道我是誰嗎?我就是當年被關在上海龍華監獄的‘政治犯’,是300多學生中的一個。多謝您協助黨救出了我們!”說著,他緊緊握住了茅老的雙手。
      6月30日晚,華東局及上海市委舉行慶祝“七·一”大會。茅老代表科技界發自肺腑地講道: “我的前半生是在黑暗的舊社會里度過的,但后半生卻能榮幸地見到光明的新中國。中國共產黨是建設新中國的總工程師。我們在總工程師的領導下,將會共同開創繁榮昌盛、無比輝煌的新天地。……”
      1949年8月,華東局統戰部通知茅老,經全國政協籌委會商定,推舉茅老為自然科學界代表,出席全國第一屆政協會議。
      9月8日,茅老乘火車北上,揭開了人生新的一頁。